前三次上山来看它都是在万山红遍的霜秋。这回,第四次光顾,我非要看到它到底长着什么样的花或者是幼果。开阔的大石峤上面,在参差不齐的一块块巨石间跨越或爬行,山风阵阵,涌动着周边葱茏的绿浪。气爽天高,白云数朵,不知是我动,还是山走。目的明确,虽隔数年,大石峤上端那棵人头多高的五星树,位置还是记忆犹新。到了那棵树跟前,愕然,茂盛的枝叶间,既没有花又没看到果子。“怪了,秋天的种子那么抢镜,美丽,春夏咋这么小气?”我恨不得逐个树叶腋间去寻找,偶然发现很多叶子的叶脉不对,浅白的叶脉旁边都有一两根半截黑线。这时我才想起,卫矛种子的果柄又细又长。那一寸多长,头发丝粗细的深褐色线头顶端还有两到三个大头针疙瘩那么大的小颗粒,莫非就是它?我把拍下来的特写放大了又放大,直至模糊,也没分清这东西是种子还是花蕾,不知我是来晚了还是来早了,但我不后悔这次攀爬,毕竟让我记录下了短翅卫矛这个难以发现的一个成长阶段。

送走了远道而来的家人,看着远走的“桂M”逐渐化为模糊的痕淡出视线,忽然又从四面八方冒出“桂K”强行填充着我的空洞瞳孔。我垂着头耷拉着回到一个迷茫概念的地方“宿舍”。一间病房似的包间:四周是碜人的白墙,空荡荡地传响着不经意的低呼声。若是平添上一股酒精、消毒水味儿,我会错意这是家阴气十足的医院:一间装满六张床位的普通病房,每位病人各自修养,来自不同的地方,最后也会回到原来各自不同的地点。最终病痛痊愈后还是要恢复初来时空荡的惨状。如此循环着,只是换了不同批次的病号而已。

当我们老了 头发花白,睡意昏沉 是不是就被人给遗忘了 你应该有见过吧,那个佝偻的背上压着沉沉的袋子,迈着很是沉重步伐的老人家,艰难地蹲下身,捡起人家喝完空瓶子放入袋中。拖着袋子,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卖掉瓶子换取生活费。 你应该有见过吧,那个拄着拐杖,一步,又一步走着地老人家,站在马路边上,路上来来往往地车辆,让老人家寸步难行。走几步又退了回来,最后无奈摇摇头,走向了别处。 你应该有见过吧,那个终日躺在摇椅上,行动不便地老人家,闭着眼睛,随着摇椅慢慢摇摆着,望着窗边,望着远方。一日又一日,除了三餐邻居送来吃的,再也无人问津。 他们都有一双儿女,只是在外漂泊了太久而忘了回家。 他们都有一双儿女,只是因为意外而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他们都有一双儿女,只是年少时因为一句不和便离开了家不再回来。 时光压垮了他们的背脊,步伐也开始慢了,花白的发,满是皱纹的脸上,更多的一丝愁绪,他们没有那么幸运,儿女不在身边,无人照顾。就这样一个人,孤独而无助的生活着。 时光带给了他们一身的病痛,行动的不便,视线的模糊,最后连走路也走不动了,躺在床上,静静的等待着死亡。他们没有那么幸运,儿女不再身边,无人送终,陪他们走完最后一程。 在旅途中,我认识了一位85岁了的老人家,见她拖着沉重的袋子,于是我帮了她。走在大街上,行人们都绕开了我们,或者说绕开了她,就好像在躲避什么一样。 老人家只是穿的邋遢了些,脸部可能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而显得蜡黄和苍老了些,她的袋子装着都是路边捡到的空瓶子,拖着去卖换取钱。 我们走了很长的一段路,老人家不会说普通话,我也听不懂方言,到了之后,老人家握着我的手,热泪盈眶,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她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银镯子想给我,但我还是没有接受。后来,她情绪好转了,我力所能及的给了两百块,便离开了,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看她。 我不知道老人家经历了什么,儿女又去哪里了,可从她的眼神中,除了对我的温柔,还有一丝沧桑,一丝哀愁,我不由的想起了空巢老人一词,但我想老人家却过得比我们想象的艰辛吧。 我们都会有老的一天,若当我们老了,也是如此,想必也是些许心酸吧。如果可以,趁着我们年轻,请温柔的对待身边的每一位老人家,如果有机会,多去看看自己的爷爷奶奶,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老人家们。 很多的感触,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我很害怕,害怕衰老,害怕苍老,害怕老了之后,孤苦伶仃,无人陪伴,无人送终,晚安! —END— 这里是奕风老年 我们已经老了 只是我啊 很遗憾没有他们了彼岸泪,红尘罪——第七章 ;伪装(2)

 _欧美版人猿泰山

人面若佛慈,心若蛇蝎恶毒,正面笑如青花,背地行似邪祟,不为道德所动,良心抛之沟槽,行沦丧之作为,面上依然得得,好乎天地许了。 刀割血肉,割破血肉之膜,不惧皮膜之痛,只怪内里淳朴。人生能作恶,恶行得自若,衣冠整肃,好一副皮囊之内,包藏阴历鬼魔,光亮之下,作恶如此爽利快活。天地无序,扬善无善果,行礼反遭笑果。 天地无光,生杀予夺,淳善之人,逐渐沦落,生何待我,死必成恶魔。 不疯成恶,万佛归魔,阴阳倒转,正邪逆过,黑白浑浊,求生自涂墨。谁为我洗尽一世浑浊,还初生淳善真我,一生越经历越恐惧,甚至不敢相信,一张张和善的人皮之下,包藏着令我不敢相信的恶魔。但血淋淋的骨肉裸露着,被生生撕扯下的,出自我身,却已经完全麻木了。 生于光亮下的鬼,包藏祸心,才最邪恶兔子的请求

轻剪尘封的门楣,总有一些闪光的碎片记忆心间。似山泉喷涌,似溪流潺潺,有时像冬日的一朵雪花飘落在窗前。独舞只恨光阴短,约定爱海定君山,天涯路慢慢,未语思潮千云卷。俯首望,落指触摸画屏添,唯我蓦然,谁说红尘不情醉,等待花开露笑脸。长路百回转,朝云暮雨今循环,“朝暮共飞还”,笔织林泉画屏添,看苍原,绿色浓染,心中有湖碧波添,情路转,旭旭暖阳照林间,揽一杯胜景,许一缕心愿,倚楼听风,曼舞炊烟斜西偏。心问道,事成半,晓风微暖思缠绵,江村月下,横塘路边,我是白云轻吻天,遥指画扇,不知路途又遥远,攀月先寻有梯旋,路盘千山才知短,走平路,越泥潭,莫问沧桑凶和险,度春秋,花开不倦为蝶恋。

文/心柔善良给对了人,会对你感恩;善良给错了人,会让你寒心。心软给对了人,会对你情深;心软给错了人,会让你痛心。宽容给对了人,会对你热忱;宽容给错了人,会让你窝心。我们生活中这样一个凡尘俗世,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不过是寻常。不论是承受冷落,还是接受拥抱,心灵,都一定要以善良为本。人善,人欺,天不欺,别人欠你,天还你;人好,心好,有好报,别人不晓,天知晓;人真,情真,得情深,以心换心,是真理;良心,善心,和好心,一辈子活的就是一颗心。不管与谁相处,信任,才能拉近距离;真诚,才能走进心里。不管世界怎么变,社会怎么乱,正直,永远最可贵,善良,永远不过期。一个真诚的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喜欢。因为说话认真,做事用心,为人诚恳。一颗善良的心,和谁相伴都能长远。因为懂得体谅,用心包容,知道尊重。人这一生,好名声,是用有情有义赚来的;好感情,是用实心实意换来的;好人品,是用言行举止打造的,好人缘,是一朝一夕换来的。不了解一个人,请不要贸然评价,很多时候,你看到的只是一种表象,听到的,也不过是别人的片面之词。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人生价值观和行为总则,你不是别人,又怎知别人的不易;没有切深的了解,又怎懂别人的内涵。言于律,行与礼,是一个人善良的基础。欣赏别人是一种境界,善待别人是一种胸怀,学习别人是一种智慧,理解别人是一种宽,容感恩别人是一种升华。学最好的别人,做最好的自己。心怀善念,能利人;心怀感恩,能利己。学会换位,人生才有和谐;知道感恩,岁月才有温暖。人生之光,是一颗宽容的心;岁月之好,是一份随缘的爱。懂得,才会不怨、不恨、不燥。上善若水,才能厚德载物。人活一世,切忌傲慢。有言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家财万贯,买不了时光驻足;身无分文,不一定前途未卜。一颗友善的心,就像冬日的暖阳,不仅可以冰释霜雪,更能照得遍地花开。心若有善,处处皆有爱;心若花开,步步皆生香。活在这世上,每个人,都沿着不同的轨道在前行。人生是一趟单程车,我们最应该做的,就是心存善念。曾子曾说:人而好善,福虽未至,祸其远矣。善的源泉就在内心,如果你挖掘,它将汩汩地涌出,滋润所有干涸。珍惜今天,期待明天。那些走过的,错过的,都不再回来;丢掉的,失去的,都不复拥有。以一颗纯善的心,微笑示人,这世上除了生死,哪一样不是小事。其实,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颗善良的种子,善良是灵魂的微笑,是对生命的感恩,是一种至善至美的心灵境界。善良可以驱赶寒冷,横扫阴霾。善良的心,像真金一样闪光,像甘露一样纯洁。善良的人,爱自己,更爱别人。以一颗善良的心来对待生命的际遇,生活就会处处明媚。与人和善,于己宽容。每一份善良都浸润着生命的最美,岁月流逝,即使有一天容颜不再,相信生命,也会因为善良而年轻美丽,永不凋零。作者简介:心柔,原名谭成妍,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签约作者。作品见《青年文学家》《西部散文选刊》《读者文摘》《北方农村报》《河北农民报》《库尔勒晚报》《重庆日报》《祁东新闻》《搜狐新闻》等媒体报刊杂志及各大文学网站,出版合集《散文经典选藏》。新书个人散文集《心柔若水》限量珍藏版正在热销,微信1956930265,微信公众号:XRxinyu。忆丽江

 噜噜色人人网

喵喵带我去见了她外婆。喵喵的外婆年轻时,是方圆百里出了名的美人,如今年老,岁月并没有带走她美丽的气质,更增添了慈祥和和善的气息。她还住在老式吊脚楼里,这种干阑式建筑我只在探险揭秘的书上看过,亲眼目睹,除了震撼还是震撼。但我无法跟喵喵外婆表达我的震撼,因为她听不懂我的语言。我们之间的沟通,除了喵喵翻译外,更多时候是微笑。哪个时候我觉得,笑,真好。因为笑,让我觉得在这个语言不通的国度,传达了他们的热情和欢迎,也让我表达了我的喜欢和谢意。印象最深的,是返程那天,喵喵的妈妈对我说“好走,欢迎下次再来”。这是这些天来,她对我说的最完整的一句话。我当时一下子鼻子就酸酸的,想哭。我不知道为了这句话,在一天的劳歇后,她是怎么缠着喵喵爸,让他教她普通话,我不知道这句话她练习了多久,我只记得,那一天,天还黑,说完这句话,她提着我沉重的行李走在乡间小道上的背影很美,给我的感动很深。

牋我说的是大实话,这里一入夜 嗡嗡 声便不绝于耳,远不如青岁的藏金阁清净。从前我与青岁常在藏金阁里秉烛夜谈,我枕着他的膝头听他用温润的嗓音说禅,和着佛境里漫天的梵音,只觉得没有虫咬,岁月静好。 牋然而我已经五百年没有踏进藏经阁一步了。 牋五百年前我在经案上发现青岁留下的信筏,上面不过我只言片语: 永别,勿念。 然后我浑浑噩噩走到忘川边,大哭三天三夜。自此,我以为我便会在这忘川边了此余生了,可惜佛祖终究不肯便宜了我。 牋 无敛,你要去历劫。 佛祖庄严的圣音苍劲无波,犹如西天从不间断的梵音。 牋我有一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何劫? 牋缥缈的梵音柔和了下来,佛祖的声音突然近在咫尺,响在耳际。 牋 你的劫,为舍不下。 我见过别的仙人下凡,皆是霞光披肩,衣带飘飘,一派潇洒的姿态。怎么轮到我的时候,就是月黑风高i还摔了个嘴啃泥? 我想了想最近的作为,前天晚上偷吃佛祖莲台的莲子时,总是觉得背后阴风阵阵,难道是被发现了? 佛祖,你这是公报私仇! 我忿忿地怕死身来,拍了拍身上的青衣。此处是院子的一角,抬头望去,好处的栏杆上皆悬着五彩轻纱,每个一丈便点着一个大红灯笼。如果我对 书生夜会柳翠娘 的话本理解无误的话,这里想便是我最向往的凡间去处 青楼了。 这时,背后突然伸出一只大手一把捂住我的嘴,另一只手则紧紧把我禁锢住。一个声音在耳边轻声道: 姑娘,得罪了。 话本传奇都告诉我,奸情同爱情一样,皆始于调戏。于是我因为自己终于亲历了一回而万分激动。我只听见自己颇为憋屈的声音响起: 这位公子,你要劫色么? 待我说完,只觉得身后的人抖了一抖。 姑娘的想法到是特别。 深沉的嗓音响在我的头顶,那人又接着说道: 姑娘既是这青楼中人,想必熟识比间路径。那天的遇见

 97共享资源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