笫一会所sis001__色河马_岳母屁股

_色河马

蓝色,是海洋的血液,蓝色,是天穹的底色,蓝色,是最美的颜色。夏日的海边,海风缓缓,热浪徐徐,海映着天,天衬着海,仿佛一对要好的伙伴,水天共色,珠联璧合。热情的阳光照在海面上,使得水面之上若繁星一样星星亮亮,这些不知名的星宿睡在海的夜里,沉淀在蔚蓝的梦里,偶阵时,一些张狂的星子跳跃出来,一眨一眨地召唤着迷失人儿的心。海洋是含蓄的、严肃的、无私的,退潮处,好像少女啜泣过后遗下的泪痕,残余的湛蓝在灰白的点缀之下显得异常悲伤,“哗哗”的浪涛告诉我,她并没有停止忧伤,尽管如此,一股一股的海水依然酝酿着蓄势磅礴的力量,一浪一浪地推送至岸边,犹如偌大的臂弯,给予你的足尖最炽热又真诚的拥抱。

下雨天,窗外的行人较晴天少一点,但早上还是热闹的,行人道被各色伞遮避,有红色的大杜鹃,有黄色的吉祥纹,有乌漆码黑的黑,有大红大紫的炫,有小家碧玉的青,有老态龙钟的灰,有风华正茂的绿,有城会玩的七彩虹。有急驰的飞,有平稳的游,有缓慢的飘,有大如篼箕,有小如斗笠的。行人通常是圆伞,电动车与摩托车都用加长伞。除了伞各色的雨衣也争奇斗艳。把死气沉沉的街道渲染的有声有色,雨天车也新了,空气也新了,就道路二旁的几棵樟树都精神了,叶儿也更青了,开窗空气流通,让生命不至于尘封至息。当然雨天也有不打伞的,沿着街店门口的阳台下一个店一个店的往下走,过一个路口停一下,又冲到下一栋楼的阳台下,像是在打游戏,一关一关的过。少有人在雨中漫步,那样的情怀在钢筋水泥中总会难生就。雨天这花城北路与松园路的交叉口交通会好很多,没人赶红灯,没人横马路,大家在雨中都慢下来了,人慢了,车慢了,生活的快节奏被雨浇停了。往日外面,隆隆的加油声,尖锐的刹车声,混沌的叫卖声,都消隐在雨中。有时候人生就像天气,即要疯狂如火,又要平静如雨,又有心寒如雪。如果不是雨让人慢下来,这城市生活起来真的会有点累。

大集体时代的大队办公室大都设立在每个村子的中央,设立的大队党支部一套班子就在此办公。而各个生产小队一如一个个“鸟巢”一样分布在村子的角角落落,一个生产队都有自己的一片天空、一块大地。在自己的一片天地中,建起了饲养屋、仓库、场院、猪圈等,这都是每个生产队必不可少的。建起的饲养屋用途很广,一头单独隔出一间,盘起了土炕,用于生产队临时开会、办公、剥花生基数、饲养员晚上值班等;还垒起了锅灶,偶尔用于煮猪、牛下货分给每户社员,或满足社员晚上加班集体吃饭用。在其余几间都立了牛桩,按了牛槽,每头牛收工回来都各就各位,并列在饲养屋的一侧休息、饮食,饲养屋的墙上一律挂着牲口笼嘴、套绳、鞭子之类的。似乎有了这些,饲养屋才能称得上饲养屋。大集体时代的仓库,是储存粮食种子、农药用的,也是离不了的;生产队里的猪圈大都建得很大,养着几头猪,每年到了年首岁尾,杀几头猪为常年闻不到肉味的社员解解馋,积攒的猪粪运到田地里,犒劳犒劳那些农民的“命根子”;生产队里的场院大都离饲养屋不远,每年夏天用来储存、梳打小麦,秋天用来摔花生、剥玉米等,那时的场院就像是练兵场,一粒粒粮食“练”进了粮仓。

 _色河马

深圳女子爬山遭雷劈晕:被雷劈的故事总是发生在电影中,多见于赶了亏心事后的起誓,但会不会应验,我们无从得知,只是人被雷劈却是真真儿的发生了……詹阿姨与黄阿姨是老乡,平常喜欢去爬山。5月24日早晨7点左右,两人结伴去光明新区的红花山公园爬山。9点左右下山途中,下起了雨,她们便找了一个地方躲雨,准备等雨小一点再走。哪知道,雨越下越大,她们着急回去,就决定冒雨下山。詹阿姨回忆当时的场景,“踩到地上‘嘣’的一下,我自己有听到声响,刚开始动都不动”。詹阿姨说,被雷劈后没有意识,面朝下倒了下去,额头磕伤了,牙齿也有点松动。走在后面的黄阿姨目睹了这一幕吓坏了,连忙喊救命,不敢上去拉詹阿姨,当时就以为她“没救了”。黄阿姨说,“她鞋子裤子都烂了,雷打的她我耳朵就听不见了,不知道雷有没有劈到我,我身上没有烧伤。她说,“事情很稀奇,走路都被劈到了,我想我没做坏事啊,雷劈错人了”。我马上喊救命走开,找人打电话报警。”目前,两人都无大碍。

再看远处,一冬不见的麦田,忽然展现在了眼前,绿油油的,在雨的朦胧之中有一种清新的感觉, 抿一抿嘴唇还有一种甜丝丝的味道,令人心旷神怡,那一道洁白的哈达是河水,昨天还是一副凝固的自然旋律,象征着纯净的自然景色,冬天的日子里,太阳没有融化她的美丽,寒风没有腿去她那自然的纯净,。可以经今日的雨一下,她变了,变成了一河温柔的水,水声化作了动人的笑意,雨真是利害啊,悄悄的,让人没有任何防备下就融化了冬天,我真想看一眼春天是怎样把冬天推入了雨中的,可我看见,当我看到春天的模样时,凝固的风流已化作了温柔笑意,迈开了走动的步缕向我走来。春天在那里,在雨中慢慢走向人们的视野,春天在那里,化作了流水去把透明的冰凌融化在每个人的心里。

朱树森,中共党员,1943年7月生,1959年读淮城农中,1960年5月淮安日报社印刷厂排字工,1961年8月入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6202部队第四坦克学校服役。1965年退伍后,他被安置在县手工业局经理部任办事员,1970年淮安县医药公司任生产辅导员、门市部主任、会计等职,2003年7月退休。退休后,本该享受安逸生活的他却开始不安心了。“日子很幸福,天天好心情。闲暇时光,总是回想起当年生活过的地方。”儿时记忆中的淮城老街古巷,在他脑海里越发清晰起来。

 岳母屁股

大哥回到家,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往于家营跑,跑了五里地,终于到了于家营的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倒是不少,但任凭你怎么喊,却没有一辆停下来,就在大哥急的满头大汗时,一辆手扶拖拉机下来了,大哥一看,这开拖拉机的人大哥认识,因为大哥曾给他家画过玻璃画,大哥就搭乘这拖拉机往县城赶,那开拖拉机的司机还真不错,知道大哥有急事,就加大马力,一路狂奔,大哥坐在车斗中,擦了擦汗,一颗心安安稳稳地落在肚里,“长鞭哎??那个一呀甩哎,啪啪地响哎,赶着那个大车出了庄哎。”正当大哥兴高采烈忘乎所以唱着歌时,突然哐咚一声,车斗下的一个车轱辘飞了出去,大哥也被摔到了公路旁边的沟里,那司机赶忙刹车,下来把大哥扶起,还问:“没摔着吧?”大哥试着走了几步,说:“没事。”那司机说:“车开得快了,把后车轱辘给甩丢了。你先走吧,我得回东万口找人,把车轱辘安上。”

+1
1
推荐阅读
泰达高层称内援引进必惊喜 受暴雪影响低于预期
伍兹获外卡被指利益驱动 韩国男队领先亚运高球赛次轮
韩国表示正在研究朝鲜援助要求 里面装满子弹